雨轩网 > 时间如水_抒情散文

时间如水_抒情散文

09-06 01-01 06-21 12-11 09-12 09-17 01-30 08-29 09-19 08-18 09-12 08-09 08-31 09-12 11-12 07-10

暖暖的阳光下,缓步走向菜市场,又双手提着各色菜蔬走出来。

阳光依然暖暖的,我的也暖暖的。

常觉得自己拥有的太多,我无可抱怨。

边走边想。

在承担里

在成长里

在成熟后完善

在完善后丰盈

在丰盈中静美

在静美中绚烂

这是自己对季节的阐释。

会不期而遇一些和,好在,一直热爱着生命,并凭借这份热爱,淌过了许多原以为自己过不去的河。

曾经读过池莉的散文《生命是用来挥霍的》,而其中印象最深的一句便是——“我是自己生命里一个没有负担的记忆者。”

每个人都会经历一些事,而人生,一些伤害难免,一些砥砺磨折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在困境里,人往往会以为人生如此,不堪忍受,而挺住了走出去,往往还会将痛苦的记忆留存于心,在以后日子的反复咀嚼里,依然伤痛而对人生生出许多悲观。

常常觉得,人生是性记忆,多记住的,你就会觉得幸福欢乐多于痛苦,而常常痛苦的经历,便难免觉得人生晦暗,常会觉得失落和惆怅。

好象谁说过,这个世界很残酷,又很,而真正支配它的不是你的敌人,也不是你的,而是你的心态。无论生活给你什么,你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心境。最送朋友的一句话是“每一天!”,你是你自己的上帝。如果外界以不好的态度、方式对你,很多时候,是你自己的方式,角度有待调整。

生命的季节来昭示给人们很多,若果真只如春,少了起伏和转换,倒少了很多滋味。人生也以童年、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给人们一个完整的生命过程,并让人在过程里感受体会咂摸生活的苦辣酸甜。而这经历就是我们此后人生最大的。

缓缓走在阳光下,走在人群里。

知道自己正走在生命过程中。于是含笑。

又一个冬日的飞雪悄无声息地掩覆了千树万树,似是真的能湮灭所有蛰伏已久的人世悲苦。几多清醒,几多迷途,几多执著,几多了悟,我在浩浩雪夜,浅尝一盏清茗里的流年,看窗外前尘簌簌而落,于渺无边际的淡白里,尘埃落定。

白茫茫的雪原,天地相融,广袤无边,空荡的寒风于流离的心尖辗转流连。是谁还在不知停歇地跋涉?一骑千里马,一剑瀚海沙,长襟当风,雪夜高歌,歌尽一曲流年错。漫漫雪花,交织成一个人的天涯。

霰雪飘落,枯叶斑驳,深林里几经曲折的雪径,模糊了谁的视线,蜿蜒成谁人心心念念的归途?幽夜苍茫,又是谁于茅檐下,点一盏心灯,驻足而望?雪夜未央,光阴绵长,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看着肆意纷飞的雪花,我总会想起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意境,天涯游子,雪夜归人。一个苍凉至斯,一个之极。

萧索,也是一种美,美到悲壮,美到苍凉,再怎样的沉寂落寞也掩不住骨子里的绝美,嫣婉亦豪放。

与我而言,则是偏爱那样的苍凉之美,浩渺无边的空旷,空旷地让人心意沉静,万物都变得渺小。仿佛所有的喧嚣浮华都深深沉溺在厚厚的积雪里,消匿于淡漠的天地,变得如此不值一提。

一日晚归,校园的广播里竟是放起了京剧,虽是不尽清晰,却仍是在猎猎寒风里叫人一下子心思明朗。似是真的有千万金戈铁马自浩渺的天边浩荡而来,携着豪气干云的唱腔铿锵绵长,倏然踏碎了沉寂的夜色。

这便是冬季独有的豪爽,清冷,孤傲,落落清寒却又以如此清晰的方式张扬着自己的存在。冰冷的空气,凛冽深入肺腑,让人心骤然变得清亮。

雪原上,那人是否已经停下了脚步?围篝而坐,烈酒入喉,枕着明朝天涯梦,安然入眠。

深林中,那人是否已经推开了柴扉?拂落一身寒意,于的笑靥里,共一炉薪火,一碗羹汤。

雪夜,似是在诉说,诉说着沉默又安宁的。苍凉也罢,馨暖也罢,不过是每个人不同的。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融入苍凉之境的,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领悟并珍惜人心的温暖。

雪还没有停,陈年旧事渐渐剥落,漫漫飞雪飘渺成歌,就让一切都沉寂吧,让一切都回归心境的安宁,于雪夜中,不要泛起一丝涟漪。

独罢一夜,倾城雪,轮回着重生与寂灭。岁月不经回首望,天地何处两茫茫,天涯远,不诉终殇,莫道彼年彼岸去路长……


我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华婷老师写来的《伊人独立,浅笑时光》让我有些意外,这篇文字还让我多了一些。此前只知道野桥是我的读者,我也看过他的诗。野桥的诗自然纯净,如水可饮。在此谢谢诗人野桥。


旗袍的味道

野桥


韩冷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将旗袍穿得活色生香的女子,这不仅仅在于她那高挑,婉约的身材,而在于她的纤细,晶莹和火热。我最她在山林里,旋转的样子,那时衣和人都鲜活、烂漫起来了。

她的背影就像是天上的一幅画,没有人敢去摘下来,只有默默地凝视。她穿着白色的越南旗袍穿过铁轨,人世就变得特别的雪亮。

她的旗袍是和诗联系在一起的。每一件旗袍在她的身上呈现,诗篇就会自然而然地打开。这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女子,她会给人带来神秘而富有激情的美感。

她的旗袍是和息息相关的。每一件旗袍都是她亲自选料,且需要等待一个漫长的制作过程。这种浸透着欢喜和的过程,就像每一天的日子一样平淡而又真实。她的用一颗天真的心,也用一种的情怀为她定格了这一切。

我很为这对母女感到。她们热爱生活,对艺术的心性是相通的。正因为这样,她们更像一对,是旗袍将她们联结得如此紧密,和谐,就连透出的气息也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我把韩冷《穿旗袍的季节》送给了一位朋友的朋友,她是喜欢穿旗袍的,我她能真正感受并领悟到韩氏旗袍的魅力和境界,将旗袍穿出自己的个性,风格和品味。

书没了,而旗袍却变得越来越清晰,清晰得我总感觉黄昏的风中,有一位穿旗袍的女子向我走来。她的女儿向她探出半张笑脸,手指在相机上轻轻用力:咔嚓!一幅画绝妙的画又诞生了!

我想韩冷坐在前,(当然最好是在纸上)给她的旗袍写下这些文字时,房间里一定飘着荞麦和小葱拌豆腐的清香。

想到这里,日暮西垂,风中飘来旗袍的味道,我就笑了。

到了我这个年纪

就像诗人婧芩说的

“蝴蝶 蜜蜂 开始绕开我飞”

尽管心里的花瓣还释放着香气

到了我这个年纪

情感上应如古井老水

“上面覆盖一层枫丹白露的秋”

泛不起一点涟漪

“一个人,(应该)

深深藏在心底”

可我还是做不到

总是直白白地说出

没有一点老男孩应有的矜持

到了我这个年纪

应该象婧芩那样

“开始喜欢茶的味道”

能够在苦涩中咀嚼出甜美

能够“把当成钻石

把开成玫瑰”

可我还是常常耐不住寂寞

总想伏在爱人的肩膀上

痛哭一场,尽情流泪

到了我这个年纪

已经成人

爱人变成兄妹

我,一个小公务员

做分内的工作,领分内的工资

衣食无虞,岁月静好

理应乐天安命,知足常乐

感恩,敬畏自然

对人温蔼,对事淡然

在深爱着的大地上,诗意地栖居

可我却还是象忧天的“杞人”

常常愤世嫉俗,呼吁公道

悲天悯人,哀民生之多艰

忧世伤时,长太息以掩涕

到了我这个年纪

竟然还是对一切未知充满好奇

老是纳闷地问天问地

傻傻呼呼,率性,天真

没有一点“”的味道

还象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到了我这个年纪

我实在不想虚度余生

怎样才能活得更有价值而不是价格

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啊

麻烦你们给我点拨一下,好吗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