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网 > 正阳门下小女人大结局徐静理终于开口叫爸 贺永强感动落泪

正阳门下小女人大结局徐静理终于开口叫爸 贺永强感动落泪

《正阳门下小女人》即将收官!很多观众都开始期待大结局了,这样大力宣扬真善美的电视剧,结局肯定会是皆大欢喜的,在大结局中,所有矛盾都会被化解,贺永强和徐静理也会相认,陈雪茹家也会是一团和气。但徐慧真却将贺永强和徐慧芝的爱情故事告诉了她,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旧社会的包办婚姻,贺永强一开始喜欢的就是徐慧芝,不管怎样,他对徐慧芝的爱是忠诚的。当年徐慧真生产的时候,就算他要和徐慧真离婚,也应该看在孩子的面子上送徐慧真去医院吧,也应该看着孩子平安出生吧?并且在徐静理从小到大,贺永强都没去看过一眼。所以,徐慧真如果不能真正的原谅贺永强,她是不会认贺永强的,再加上徐静理是个要面子的人,如果贺永强还是倔脾气不改,徐静理也不会认他那样的父亲。

剧情临近收官,徐静理是否会和贺永强相认成为了最大的悬念,并且也引起了观众的争议,有人认为不应该相认,因为贺永强不但是个负心汉、无情郎,还不配为人父。虽然徐静理开口叫"爸"的时候,有些过于沉痛,但她还是认了这个爸,这也把贺永强感动得落泪了。但是贺永强想接触徐静理,徐静理却不理他,还借工作之事,不和大家一起吃饭,贺永强给她送水果她也有点冷言冷语的。另一些人则认为,徐静理应该和贺永强相认,虽然是贺永强做错了,但毕竟是贺永强给了徐静理生命。当徐慧真问起徐静理对亲生父亲有什么想法的时候,徐静理承认自己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耻辱。

其实,徐静理认与不认,有一部分答案都在徐慧真身上,因为徐静理和徐慧真不但有母女情,还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徐慧真为了感化女儿,让贺小夏去找李春雁,贺小夏认为李春雁是叛徒,不愿意去,徐慧真告诉她"宽容就是原谅别人",一旁的徐静理领悟到了这句话。

这些事,蔡全无看得最明白,所以她劝徐慧真要和贺永强和睦相处,徐慧真也听了蔡全无的意见,决定在贺永强的农家乐召开科技公司的扩股大会,一是告诉徐静理,她已经原谅贺永强了,二是给贺永强和徐静理制造机会。

这次扩股大会结束以后,徐静理在临走的时候,还是认了贺永强这个爸,还告诉贺永强,希望他能像这两天一样,永远善待他人血浓于水,虽然贺永强之前是做错了不少事,但他如今改好了,也算做了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不是吗?

蒋雯丽、倪大红、田海蓉、乔大韦领衔主演的年代大剧《正阳门下小女人》经历二十多天的播出,即将迎来收官!作为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题材剧,这部剧的结局应该会是圆满的。不过,贺永强那个时候确实不知好歹,明明是自己错了,还在徐静理不愿意见他的时候,说徐静理是牲口,还想去骂徐静理,你说气人不?

后来,因为农家乐的事情,贺永强跑去宾馆找徐静理要赔偿,贺永强开口就叫闺女,被徐静理拒绝了,徐静理还明确表示她的亲爸只有蔡全无一个。其实,徐静理这样的做法也真的能理解,毕竟被亲生父亲抛弃也是人生的一种痛楚,更何况贺永强还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徐慧真的事儿。

范金有就是活该,作为长辈在背后数落徐静理的不是,还在人家两个父亲面前,不挨打才怪呢。到目前为止,还尚未解决的就是徐静理和贺永强的父女关系,还有陈家的家庭矛盾。明明是他们父子心术不正要夺位,还赖在徐静理身上,徐静理只不过是没让他们阴谋得逞而已。结果,贺永强一听说范金有在说徐静理坏话,二话没说就是给范金有一顿打,要不是拉得快,范金有可有好果子吃了。

还是蔡全无说得对,徐静理认不认贺永强,还得看徐慧真,如果徐慧真一直不能原谅贺永强,不和贺永强说话,徐静理那么孝顺、懂事,一定不会做出让妈妈伤心的事情来,也不会违背妈MD意愿。

徐慧真要和陈雪茹说点事儿,就让蔡全无和范金有回避,这两人只得去外面坐着,蔡全无眼瞅着贺永强要过来叫他们吃饭了,他就开始把话题往徐静理身上引,范金有一听徐静理那嘴就不受控制了,非要说是徐静理鼓捣他们家分崩离析。但是,这徐静理啊,就是不搭理贺永强,蔡全无为了让父女俩和好,首先就要试探一下贺永强,看看贺永强对徐静理的态度,所以他只能拿范金有当试验品了。

所以,徐慧真特意将科技公司扩股会议安排到了贺永强的农家乐,一是告诉徐静理,她已经原谅贺永强了,二是给徐静理和贺永强见面的机会。在接下来的剧情中,蔡全无为了试探贺永强对徐静理的态度,故意让范金有挨了顿打,真是活该!

徐静理自打出生开始,贺永强就没看过她一眼,所以当徐静理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贺永强的时候就有点接受不了,她为有这样的生父而感动耻辱也真心佩服蔡全无,真是太伟大了,为了徐静理,他真是什么都愿意付出啊!

  徐慧真劝陈雪茹脱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奋斗,他们就不会去想那些歪门邪道的事。徐慧真知道范金有是打通了俄罗斯的通道,俄罗斯的贸易是他发财的道路,要查这个特别简单,因为之前徐静理培养的会计李春雁现在就在晓晓公司当会计,通过她就知道了。徐慧真还提醒陈雪茹,范金有一开始的资本应该就是动用公司的款项,也许数目还不小,陈雪茹连忙打电话让会计查去年的账。伊莲娜主动给陈雪茹打电话,说范金有不守信用,货出了,可是进不了关,范金有这次是完蛋了,陈雪茹想要整死范金有。侯魁叫来保安,让他们把范金有的办公室腾出来。范金有其实是真的没有想离开陈雪茹的意思,只是担心陈雪茹让侯魁接班。范金有知道肯定是陈雪茹派来的,教程虹就以礼相待,不卑不亢。陈雪茹现在是内忧外患,徐慧真是必须要帮她。只要范晓军一认错,范金有就傻眼了,那想让范金有主动认错那还是很容易的事。徐慧真提点陈雪茹,想让范晓军认错,台阶不在侯魁那边,而是在徐静理那边。

  范金有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儿子范晓军,陈雪茹数落范金有背着她跟伊莲娜做生意是为了儿子,现在还有三笔账,只要查到跟范晓军没有关系,那她就送范金有进监狱。侯魁提醒范金有法庭不管这些家事,除非先办离婚手续。

  范金有这次运到俄罗斯的货物因为手续不全,过不了关,这次是死定了。

  范金有和陈雪茹对财产进行了分割,陈雪茹看了一眼财产分割表,就撕烂了那张表。他们相识结婚到现在三十多年,虽说他一直反感、恨徐慧真,但不管他做什么事,陈雪茹就支持他。很快徐静理打电话联系程虹,约她见面。

  二人见面,徐静理告诉程虹,陈雪茹打算变卖全部的财产,然后去美国安度晚年。

  陈雪茹和徐静理婆媳二人聊天,徐静理告诉陈雪茹,侯魁一直争的都是能力和位置,打压弟弟完全是不喜欢范金有,是因为范金有偏心眼。程虹向徐静理求证,她和侯魁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帮婆婆。陈雪茹扬言范金有要是不答应她的条件,自己就不会签字离婚,人和项目自己都拖死他。陈雪茹请徐静理调解侯魁和范晓军兄弟之间的关系,从妯娌之间下手。范金有想铤而走险,跟三联签合同,然后启动项目。

  程虹与徐静理见完面后回家,证实徐静理和侯魁有巨额财产之事。只是在侯魁和徐静理结婚后,陈雪茹就变了,经常单独与徐慧真她们见面,所以他就偷偷挪用项目资金,偷偷帮范晓军在外面开了家公司。程虹是忍不住羡慕徐静理,徐静理认为人心换人心,婆婆确实是把东西拽在手上,但婆婆是个好人,也是个强人,越是跟着婆婆反着干,越会走到一个极端。范金有是跟什么人学什么,陈雪茹一直大权独揽,那范晓军也想要大权独揽,陈雪茹一直做的就是让范金有怕她,时间长了,范金有当然也就想着歪门邪道,但其实范金有的所作所为,为了范晓军不惜得罪陈雪茹,范金有打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离开陈雪茹。徐静理告诉程虹,她有个集邮册,里面有一版错邮,那价值连城,而她有两本集邮册。

  徐慧真说这次是陈雪茹和范金有和好的机会,毕竟范晓军是她的儿子。陈雪茹可以原谅范金有为了范晓军,但不能原谅范金有背叛自己,劝范金有赶紧离开,别把她逼急了,那她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范金有震惊了,他来到陈雪茹的公寓门口,跪在地上认错。范金有去找陈雪茹理论,陈雪茹知道范金有这是想给他自己找回补,范金有解释他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伤害陈雪茹,是想给他们的孩子找到应得的东西,不想把公司全部给侯魁。徐静理有些低估了范家人,原本觉得范晓军没什么实力,不过想着他们要是一家人同心,很可能会赶上他们的集团。这样做风险太大,范晓军劝范金有服个软,跟陈雪茹认错。徐慧真让侯魁回去帮陈雪茹,这样陈雪茹就不是在孤军奋战。

  范晓军指责侯魁这是让爸妈越走越远,侯魁反指责范晓军,若不是他在背后搞鬼,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侯魁把他们的意见给范金有看,范金有跟陈雪茹叫板,他也撕烂了文件,说法庭上见。

  徐慧真让侯魁回去帮陈雪茹,劝他一家人不要互相拆台,也不要大动干戈让外人看笑话,先冷处理

  贺永强亲自去向村主任解释清楚,村主任这才知道误会了徐慧真。范晓军指责陈雪茹这是托词,其实是想把公司给侯魁,好在后面垂帘听政。陈雪茹让范金有叫来范晓军,父子二人在陈雪茹面前是尽情地表演。

  第二天,陈雪茹问范金有是否知道范晓军在外面搞了一个晓晓公司,范金有情绪特别激动,坚称根本不知道此事,还指责是徐静理在给他泼脏水。关键时刻,范金有把他在公司的股份转给范晓军,范晓军占股百分之六十七,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上次范晓军办公司是把侯魁挤走,看来这次的目的是想吞掉陈雪茹的公司,然后让陈雪茹没有话语权。徐慧真问李春雁一般什么时候回家,贺小夏认为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家。

  陈雪茹明确告诉范晓军,他这次别想吃掉雪茹公司,让范晓军去会议室等着。随后,陈雪茹打电话给侯魁,让他和徐静理过来开董事会。范晓军说晓晓公司的背后主使就是他自己,他这么做就是要打败侯魁,不能让侯魁坐享其成,甚至还逼问陈雪茹什么时候退休。

  徐慧真认为范晓军在外面开公司也没什么,担心的是范金有在背后主使,这是要跟陈雪茹离心离德。

  回到别墅,徐慧真和女儿女婿商量对策。蔡全无宽慰徐慧真不怪她,只能怪陈雪茹一碗水端不平。看着范晓军这幅嘴脸,陈雪茹是真的很失望。徐慧真想着当年陈雪茹选择范金有她是多少推了一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徐慧真都知道,所以她要帮陈雪茹,她们不仅是亲家,还是好朋友好姐妹。徐静理知道侯魁对陈雪茹的感情比想象中还要深厚,担心侯魁会走极端。

  吃饭的时候,贺小夏提起李春雁在晓晓公司上班的事。徐慧真表示范晓军现在想要提前接班,而这也正是范金有想看到的。

  董事会上,范晓军公开和侯魁叫板,只要他的公司合并进来,他拥有公司百分之五十七的股份,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也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吃完晚饭后,徐慧真让贺丽霞和徐静天跟她去一趟村主任家,问李春雁有关晓晓公司的事。

  徐慧真安慰陈雪茹,她早就退居二线了,现在就想把孩子们培养成才,劝陈雪茹还是脱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奋斗,也就不会再想这些歪门邪道。徐慧真特别担心陈雪茹他们家就此分裂,祸根就是范金有,可陈雪茹就是不愿这么想。晓晓公司的背后是范晓军在操控,徐慧真断定就是范晓军想要吃掉雪茹公司。范金有明白了,那发现的人是徐慧真,那陈雪茹马上就得要询问了,交代范晓军可以摊牌了。李春雁说晓晓公司背后老板就是范晓军,是程虹和范晓军叫她过去的,工资待遇也比三秋叶宾馆好,只是她并不清楚这个公司范金有是否知道。徐慧真想着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也就收下了五斗橱。陈雪茹气愤骂范金有背叛自己,气得要离开会议室。陈雪茹让侯魁拿出昨天签的合同,陈雪茹占了公司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劝范晓军别操之过急。贺永强把村主任的五斗橱运到徐慧真的家里,徐慧真看了后却说她不能夺人所爱,让贺永强把五斗橱拿回去。徐慧真教侯魁回家用座机打给陈雪茹,就说徐静理找她。范晓军守在徐慧真别墅门口,只是他在车上没有徐静理。不过陈雪茹却很自信,相信范金有不会这么做,他不可能离开自己。范金有不同意,陈雪茹于是和范金有提出离婚。徐慧真让陈雪茹明天早上去公司就开始发难,这样双方就会亮出底牌,还要让徐静理和侯魁参与进来,这样陈雪茹还是最大的股东。

  陈雪茹接到侯魁的电话后很快出去,范金有知道是消息走漏了,交代范晓军马上去徐慧真的别墅等着。徐静理叫住陈雪茹,她力挽狂澜,把她和侯魁夫妻的共同财产拿出来,婆婆陈雪茹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贺永强有些不好意思,支吾着说是答应村主任,徐慧真给他投资改造农家乐的时候,顺便给村主任盖间房子。贺永强有些懵,徐慧真直言贺永强肯定是答应了村主任的要求,村主任才会把五斗橱给他。徐慧真担心范金有想让儿子范晓军接手公司,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侯魁担心,决定马上给陈雪茹打电话

  徐慧真答应让候魁回公司帮陈雪茹,而且断定范金有当初是动用公司资金做边贸,提醒陈雪茹回去查账,陈雪茹立刻让会计把原来的账本全找出来。陈雪茹早就猜到范金有会让范晓军来求助,陈雪茹想趁机报复他,徐慧真反而劝陈雪茹和范金有和好,而且也看出陈雪茹也不是真的想和范金有离婚,就提议让徐静理出面调和他们家的关系。

  程虹受范金有委托,百般试探徐静理的资产,徐静理有两本价值不菲的集邮册,而且还有珍贵的“祖国山河一片红”的错邮,徐静理明确表示她和候魁都不会和范晓军争财产和名利,候魁之所以帮陈雪茹,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徐静理拼命劝说程虹和陈雪茹和好,而且声称陈雪茹要变卖财产去美国定居,程虹被她的深明大义深深感动。徐静理邀请蔡全无和徐慧真参加手机研制开发的新闻发布会,徐静理得知候魁和范晓军在冷战,范金有刚从俄罗斯回来。

  徐慧真和蔡全无一心打理博物馆的事,她让蔡全无尽快履行承诺,帮村主任和贺永强盖房子,可蔡全无就想缓和贺永强和徐静理的父女关系,徐慧真却不以为然。

  范晓军很快拟定了财产分割协议,陈雪茹坚决不同意,当场撕得粉碎,候魁拿出和陈雪茹商量的方案,范金有也当场撕掉,还要和陈雪茹离婚,陈雪茹发誓要拖死他,范金有怀疑是候魁给陈雪茹出主意,就是想让他贷款拿下来的项目泡汤,范晓军来找候魁兴师问罪,候魁狠狠教训了他,两个人大吵一架。徐静理连夜打电话约程虹见面,范金有断定是陈雪茹派来的,让程虹以礼相待。

  徐静理出主意让陈雪茹把候魁和范晓军的股份分清楚,并做一个公证,陈雪茹拜托徐静理帮忙调和候魁和范晓军的关系,让她先和程虹沟通,徐静理满口答应,陈雪茹决定变卖财产,和徐静理去美国养老。

  范金有在俄罗斯的边贸出了问题,因为手续是假的,货物被海关查扣,范金有血本无归,他想硬着头皮先和三联签合同,强行开启这个项目,范晓军不同意冒险,提议和陈雪茹服软。

  候魁派保安把范金有从副董事长的办公室赶走,范金有气得咬牙切齿,立刻来找陈雪茹算账,陈雪茹就是想对他斩尽杀绝,范金有口口声声称是为了范晓军争取利益,陈雪茹当面揭穿他利用公司资金私下里和伊莲娜做贸易,范金有又搬出范晓军做挡箭牌,陈雪茹威胁恐吓他,只要查出那三笔账有和范晓军无关的,就去控告范金有,范金有发誓要和陈雪茹耗到底,两个人彻底反目。徐慧真不想袖手旁观,决定帮陈雪茹掏出困境,她想通过李春雁查出范金有发财的内幕。

  范金有得知徐静理的底细,以及陈雪茹的真实想法,他沉底崩溃了,知道自己这次输得一败涂地,他鼓足勇气来找陈雪茹,可是始终不敢按下门铃,没想到陈雪茹主动开门出来,范金有羞愧难当,当场跪下想陈雪茹认错,陈雪茹的心立刻软了下来,范金有声称没有真的想离婚,就是担心候魁抢了范晓军的财产,尤其是徐静理和候魁结婚以后,范金有担心徐慧真从中搞鬼,才私自挪用公司资金做边贸,就是为范晓军留一条后路,陈雪茹明确声明徐慧真是深明大义的,根本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