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网 > 《正阳门下小女人》侯魁和范晓军最后会和好吗?侯魁和范晓军结局是什么样?

《正阳门下小女人》侯魁和范晓军最后会和好吗?侯魁和范晓军结局是什么样?

  年代大戏《正阳门下小女人》在北京卫视、江苏卫视热播中,该剧讲述了老北京的一个小酒馆里的时代变迁。同样都是儿子,陈雪茹自然是希望一碗水端平,因此她不想见到兄弟俩掐架,而范金有处处维护儿子、算计继子,因此这一家子的矛盾爆发了。那么正阳门下小女人侯魁和范晓军结局和好吗?接下来,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介绍。

  《正阳门下小女人》侯魁和范晓军结局介绍

  由蒋雯丽、倪大红、田海蓉、乔大韦领衔主演的传奇大戏《正阳门下小女人》即将接近尾声,众所周知在剧中侯魁是陈雪茹和第一任丈夫的儿子,亲生父亲一家子都去了美国,侯魁是跟着陈雪茹长大的,后来陈雪茹又找了第三任范金有,育有一子范小军。

  《正阳门下小女人》中侯魁和范晓军之间各种不对付,两人跟世仇似得斗法,这让陈雪茹也是气愤不已。剧中侯魁和范晓军这对继兄弟的感情很一般,两人动不动就容易吵起来,特别是范晓军对侯魁是不满已久。范金有心眼小,根本容不下侯魁,范小军在范金有的教育之下也养歪了,和侯魁这个哥哥斗来斗去的,一见面就掐

  年代大戏《正阳门下小女人》在北京卫视、江苏卫视播出以来就不断位居着收视榜前列,该剧讲述了发生在老北京的一个小酒馆里的故事。剧中女主人公徐慧真前半生为了小酒馆也是付出良多,后来她又自己创业开宾馆且越做越好。

  《正阳门下小女人》李春雁辞职的原因介绍

  随着正阳门下小女人剧情逐渐进入尾声,各个人物的结局也浮出水面,在剧中李春雁是贺小夏发小,两人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还是托贺小夏的关系来到三秋叶宾馆当了服务员,最后因为做好事被徐静理看中,着手培养她当了会计,然而李春雁却突然辞职离开,这让公司遭受了损失,好不容易培养的会计人才就这么的走了。最新剧情里,李春雁突然要辞职离开三秋叶宾馆了,而她的下家则是范晓军的公司。

  《正阳门下小女人》中李春雁突然辞职是被“挖墙脚”了,李春雁的“叛变”也是情有可原。那么正阳门下小女人李春雁为什么要辞职离开?接下来,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剧中李春雁是贺小夏儿时的玩伴,一开始她托关系进了三秋叶宾馆当服务员,而后又被徐静理提拔当了会计来培养

蒋雯丽、倪大红、田海蓉、乔大韦领衔主演的年代大剧《正阳门下小女人》经历二十多天的播出,即将迎来收官!作为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题材剧,这部剧的结局应该会是圆满的。

还是蔡全无说得对,徐静理认不认贺永强,还得看徐慧真,如果徐慧真一直不能原谅贺永强,不和贺永强说话,徐静理那么孝顺、懂事,一定不会做出让妈妈伤心的事情来,也不会违背妈MD意愿。在接下来的剧情中,蔡全无为了试探贺永强对徐静理的态度,故意让范金有挨了顿打,真是活该!

徐静理自打出生开始,贺永强就没看过她一眼,所以当徐静理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贺永强的时候就有点接受不了,她为有这样的生父而感动耻辱。但是,这徐静理啊,就是不搭理贺永强,蔡全无为了让父女俩和好,首先就要试探一下贺永强,看看贺永强对徐静理的态度,所以他只能拿范金有当试验品了。

范金有就是活该,作为长辈在背后数落徐静理的不是,还在人家两个父亲面前,不挨打才怪呢。结果,贺永强一听说范金有在说徐静理坏话,二话没说就是给范金有一顿打,要不是拉得快,范金有可有好果子吃了。到目前为止,还尚未解决的就是徐静理和贺永强的父女关系,还有陈家的家庭矛盾。

所以,徐慧真特意将科技公司扩股会议安排到了贺永强的农家乐,一是告诉徐静理,她已经原谅贺永强了,二是给徐静理和贺永强见面的机会。

徐慧真要和陈雪茹说点事儿,就让蔡全无和范金有回避,这两人只得去外面坐着,蔡全无眼瞅着贺永强要过来叫他们吃饭了,他就开始把话题往徐静理身上引,范金有一听徐静理那嘴就不受控制了,非要说是徐静理鼓捣他们家分崩离析。其实,徐静理这样的做法也真的能理解,毕竟被亲生父亲抛弃也是人生的一种痛楚,更何况贺永强还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徐慧真的事儿。明明是他们父子心术不正要夺位,还赖在徐静理身上,徐静理只不过是没让他们阴谋得逞而已。不过,贺永强那个时候确实不知好歹,明明是自己错了,还在徐静理不愿意见他的时候,说徐静理是牲口,还想去骂徐静理,你说气人不?

后来,因为农家乐的事情,贺永强跑去宾馆找徐静理要赔偿,贺永强开口就叫闺女,被徐静理拒绝了,徐静理还明确表示她的亲爸只有蔡全无一个也真心佩服蔡全无,真是太伟大了,为了徐静理,他真是什么都愿意付出啊!

  徐慧真劝陈雪茹脱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奋斗,他们就不会去想那些歪门邪道的事。范金有其实是真的没有想离开陈雪茹的意思,只是担心陈雪茹让侯魁接班。陈雪茹请徐静理调解侯魁和范晓军兄弟之间的关系,从妯娌之间下手。陈雪茹现在是内忧外患,徐慧真是必须要帮她。范金有想铤而走险,跟三联签合同,然后启动项目。徐慧真还提醒陈雪茹,范金有一开始的资本应该就是动用公司的款项,也许数目还不小,陈雪茹连忙打电话让会计查去年的账。伊莲娜主动给陈雪茹打电话,说范金有不守信用,货出了,可是进不了关,范金有这次是完蛋了,陈雪茹想要整死范金有。他们相识结婚到现在三十多年,虽说他一直反感、恨徐慧真,但不管他做什么事,陈雪茹就支持他。

  范金有这次运到俄罗斯的货物因为手续不全,过不了关,这次是死定了。这样做风险太大,范晓军劝范金有服个软,跟陈雪茹认错。

  陈雪茹和徐静理婆媳二人聊天,徐静理告诉陈雪茹,侯魁一直争的都是能力和位置,打压弟弟完全是不喜欢范金有,是因为范金有偏心眼。陈雪茹可以原谅范金有为了范晓军,但不能原谅范金有背叛自己,劝范金有赶紧离开,别把她逼急了,那她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只是在侯魁和徐静理结婚后,陈雪茹就变了,经常单独与徐慧真她们见面,所以他就偷偷挪用项目资金,偷偷帮范晓军在外面开了家公司。徐静理告诉程虹,她有个集邮册,里面有一版错邮,那价值连城,而她有两本集邮册。很快徐静理打电话联系程虹,约她见面。范金有是跟什么人学什么,陈雪茹一直大权独揽,那范晓军也想要大权独揽,陈雪茹一直做的就是让范金有怕她,时间长了,范金有当然也就想着歪门邪道,但其实范金有的所作所为,为了范晓军不惜得罪陈雪茹,范金有打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离开陈雪茹。侯魁提醒范金有法庭不管这些家事,除非先办离婚手续。程虹向徐静理求证,她和侯魁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帮婆婆。范金有知道肯定是陈雪茹派来的,教程虹就以礼相待,不卑不亢。范金有震惊了,他来到陈雪茹的公寓门口,跪在地上认错。

  范金有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儿子范晓军,陈雪茹数落范金有背着她跟伊莲娜做生意是为了儿子,现在还有三笔账,只要查到跟范晓军没有关系,那她就送范金有进监狱。徐慧真知道范金有是打通了俄罗斯的通道,俄罗斯的贸易是他发财的道路,要查这个特别简单,因为之前徐静理培养的会计李春雁现在就在晓晓公司当会计,通过她就知道了。

  二人见面,徐静理告诉程虹,陈雪茹打算变卖全部的财产,然后去美国安度晚年。侯魁叫来保安,让他们把范金有的办公室腾出来。

  程虹与徐静理见完面后回家,证实徐静理和侯魁有巨额财产之事。

  范晓军指责侯魁这是让爸妈越走越远,侯魁反指责范晓军,若不是他在背后搞鬼,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范金有和陈雪茹对财产进行了分割,陈雪茹看了一眼财产分割表,就撕烂了那张表。程虹是忍不住羡慕徐静理,徐静理认为人心换人心,婆婆确实是把东西拽在手上,但婆婆是个好人,也是个强人,越是跟着婆婆反着干,越会走到一个极端。徐静理有些低估了范家人,原本觉得范晓军没什么实力,不过想着他们要是一家人同心,很可能会赶上他们的集团。陈雪茹扬言范金有要是不答应她的条件,自己就不会签字离婚,人和项目自己都拖死他。

  徐慧真让侯魁回去帮陈雪茹,劝他一家人不要互相拆台,也不要大动干戈让外人看笑话,先冷处理。侯魁把他们的意见给范金有看,范金有跟陈雪茹叫板,他也撕烂了文件,说法庭上见。只要范晓军一认错,范金有就傻眼了,那想让范金有主动认错那还是很容易的事。范金有去找陈雪茹理论,陈雪茹知道范金有这是想给他自己找回补,范金有解释他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伤害陈雪茹,是想给他们的孩子找到应得的东西,不想把公司全部给侯魁。徐慧真提点陈雪茹,想让范晓军认错,台阶不在侯魁那边,而是在徐静理那边。徐慧真让侯魁回去帮陈雪茹,这样陈雪茹就不是在孤军奋战。

  徐慧真说这次是陈雪茹和范金有和好的机会,毕竟范晓军是她的儿子

  贺永强亲自去向村主任解释清楚,村主任这才知道误会了徐慧真。晓晓公司的背后是范晓军在操控,徐慧真断定就是范晓军想要吃掉雪茹公司。徐慧真都知道,所以她要帮陈雪茹,她们不仅是亲家,还是好朋友好姐妹。不过陈雪茹却很自信,相信范金有不会这么做,他不可能离开自己。范金有不同意,陈雪茹于是和范金有提出离婚。徐慧真想着当年陈雪茹选择范金有她是多少推了一把,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回到别墅,徐慧真和女儿女婿商量对策。

  吃饭的时候,贺小夏提起李春雁在晓晓公司上班的事。贺永强有些懵,徐慧真直言贺永强肯定是答应了村主任的要求,村主任才会把五斗橱给他。范金有明白了,那发现的人是徐慧真,那陈雪茹马上就得要询问了,交代范晓军可以摊牌了。上次范晓军办公司是把侯魁挤走,看来这次的目的是想吞掉陈雪茹的公司,然后让陈雪茹没有话语权。范晓军说晓晓公司的背后主使就是他自己,他这么做就是要打败侯魁,不能让侯魁坐享其成,甚至还逼问陈雪茹什么时候退休。范晓军指责陈雪茹这是托词,其实是想把公司给侯魁,好在后面垂帘听政。关键时刻,范金有把他在公司的股份转给范晓军,范晓军占股百分之六十七,是公司最大的股东。陈雪茹气愤骂范金有背叛自己,气得要离开会议室。徐慧真想着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也就收下了五斗橱。吃完晚饭后,徐慧真让贺丽霞和徐静天跟她去一趟村主任家,问李春雁有关晓晓公司的事。

  徐慧真认为范晓军在外面开公司也没什么,担心的是范金有在背后主使,这是要跟陈雪茹离心离德。徐慧真特别担心陈雪茹他们家就此分裂,祸根就是范金有,可陈雪茹就是不愿这么想。贺永强把村主任的五斗橱运到徐慧真的家里,徐慧真看了后却说她不能夺人所爱,让贺永强把五斗橱拿回去。徐慧真问李春雁一般什么时候回家,贺小夏认为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回家。侯魁担心,决定马上给陈雪茹打电话。范晓军守在徐慧真别墅门口,只是他在车上没有徐静理。李春雁说晓晓公司背后老板就是范晓军,是程虹和范晓军叫她过去的,工资待遇也比三秋叶宾馆好,只是她并不清楚这个公司范金有是否知道。徐慧真教侯魁回家用座机打给陈雪茹,就说徐静理找她。徐静理知道侯魁对陈雪茹的感情比想象中还要深厚,担心侯魁会走极端。

  陈雪茹接到侯魁的电话后很快出去,范金有知道是消息走漏了,交代范晓军马上去徐慧真的别墅等着。

  徐慧真安慰陈雪茹,她早就退居二线了,现在就想把孩子们培养成才,劝陈雪茹还是脱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奋斗,也就不会再想这些歪门邪道。贺永强有些不好意思,支吾着说是答应村主任,徐慧真给他投资改造农家乐的时候,顺便给村主任盖间房子。

  陈雪茹明确告诉范晓军,他这次别想吃掉雪茹公司,让范晓军去会议室等着。徐慧真担心范金有想让儿子范晓军接手公司,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蔡全无宽慰徐慧真不怪她,只能怪陈雪茹一碗水端不平。徐慧真表示范晓军现在想要提前接班,而这也正是范金有想看到的。

  第二天,陈雪茹问范金有是否知道范晓军在外面搞了一个晓晓公司,范金有情绪特别激动,坚称根本不知道此事,还指责是徐静理在给他泼脏水。徐静理叫住陈雪茹,她力挽狂澜,把她和侯魁夫妻的共同财产拿出来,婆婆陈雪茹还是公司最大的股东。

  董事会上,范晓军公开和侯魁叫板,只要他的公司合并进来,他拥有公司百分之五十七的股份,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也就是公司的董事长。徐慧真让陈雪茹明天早上去公司就开始发难,这样双方就会亮出底牌,还要让徐静理和侯魁参与进来,这样陈雪茹还是最大的股东。随后,陈雪茹打电话给侯魁,让他和徐静理过来开董事会。陈雪茹让侯魁拿出昨天签的合同,陈雪茹占了公司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劝范晓军别操之过急。看着范晓军这幅嘴脸,陈雪茹是真的很失望。陈雪茹让范金有叫来范晓军,父子二人在陈雪茹面前是尽情地表演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