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轩网 > 《绅探》孙祈雪是好是坏什么身份背景?孙祈雪为什么对罗非和秦小曼说谎?_电视剧

《绅探》孙祈雪是好是坏什么身份背景?孙祈雪为什么对罗非和秦小曼说谎?_电视剧

民国悬疑推理剧《绅探》终于定档开播了,剧中民国绅士侦探罗非与热血女警秦小曼强势联手,并与幕后黑势力组织上演了斗智斗勇的故事。只不过罗飞觉得她神色奇怪,而且听到两人被害时显得非常的慌张,判断她有所隐瞒。在最新的剧情中,除了对上周的剧情进行了补充,还出现了一个新的案件,那就是连环杀人案。警方在努力调查中发现一个叫孙祈雪的女子很可疑,她和死者中的人认识。而罗飞和秦小曼接手这起案件之后,经过不断的调查,终于得到了一个很有用的线索,找到了一个和死者认识的女子孙祈雪。她不想回忆起这段悲惨的经历,才假装不认识赵绮梦和钱戚月。她怀疑杀死赵绮梦和钱戚月的凶手就是当初妓院的老板齐妈。在她家中结束简单的问话之后,罗非把孙祈雪单独约出来,才知道从她口中得知了事件的真相。最新剧情里的新案件让罗非和秦小曼又忙活起来了,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无一例外都是年轻女子,而且死者们被害后又遭到毁容。这起案件的凶手以年轻女子为目标,不仅残忍你的杀害她们,还把死者的脸部都毁容。

孙祈雪告诉两人,她和死者当初都是苏州一家妓院的女公子。因为不堪忍受那种倍感屈辱的日子,几人一起投河自尽,结果被渔民救起,就逃难来到了上海。面对警方的询问时,孙祈雪竟然对罗非和秦小曼撒谎了。

只不过当罗飞和秦小曼根据七姐提供的地址来到孙祈雪家中调查的时候,孙祈雪却谎称自己并不认识死者赵绮梦和钱戚月。那么《绅探》孙祈雪到底是什么身份?下面跟着剧乐杂苑一起来了解下吧!

《绅探》中年轻女子遇害接二连三发生,划脸割喉的凶残手法令人不忍直视,随着不断的探查和走访,罗非和秦小曼掌握了一些线索。

《绅探》孙祈雪的身份介绍

经过漫长的等待,电视剧《绅探》昨天终于更新。一个是性格怪癖却智商极高的警局外聘侦探,另一个是刚毕业不久但战斗力超高的热血女警探,起初两人刚见面就因着性格不合而成了“冤家”,但后来一起联手破案也碰撞出火花

民国悬疑探案剧《绅探》火热播出中,精彩紧凑的剧情引人入胜,很多网友看了几集后便停不下来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案件背后的真相了。

叶常青总觉得罗非多管闲事,明明不是在职的探员,还总是来巡捕房受累。后来警局外聘罗非来查案,叶常青又觉得对方抢功劳且常常对其看不顺眼。虽然他也佩服罗非的推理能力,但是他也认为就算没有罗非,自己也可以破案,反而是罗非破了太多案子,显得不给其他探员留活路。

叶常青是巡捕房里一个资历比较深的探员,他异常自信。因为没有深入的调查案件就下结论,闹出过不小的笑话。那么《绅探》叶常青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下面跟着抖转新影一起来了解下吧!

《绅探》热播正酣,秦小曼刚来报道时遭到一群警探围观,叶常青就曾嘲讽并露出重男轻女之意。两人的关系不算太好,虽然罗非并不在乎他。此外剧中其他角色也是各具看点,比如上海法租界资深探员叶常青一角就颇受关注。

《绅探》叶常青角色背景介绍

在电视剧《绅探》中,罗非是法租界巡捕房的特聘探员。大部分观众是冲着白宇来追剧的,此番白宇饰演的罗非是个雅痞侦探,其行事作风和推理方式很有自我特色。所以叶常青有机会的时候,要么给罗非上眼药,要么就是抢功劳。但是就算如此,巡捕房的探员对罗非也有点不满,因为他们觉得罗非的光芒太盛,显得他们过于的平庸。而且他好大喜功,虚荣心旺盛。叶常青给人一种意气风发、自信满满的既视感,叶常青和罗非的对手戏也蛮有意思。在面对案件时,往往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案件的真相。在巡捕房接到疑难杂案无法侦破的时候,罗非就会出现。罗非对于功劳也没有渴望,就是享受追查真相的过程

曹叔说虽然夏露娜最后得到了那笔钱,可他们并不放心,于是到她家逼她交出底片。

小鹿见事情暴露,只好坦白了一切。可警车刚开走,罗非便发现那辆警车有问题,于是急忙和秦小曼追了过去。

罗非解释其实受害者早就死了,当时传出的乐曲声都是留声机放出来的。

罗非回家后继续研究案情,他认为贩毒团伙的幕后主使并不是captain。而留声机上的唱片之所以会不翼而飞,是因为凶手利用弹簧卷尺和钓鱼线设计了一个机关。

在肖朗身边的这段时间,他无意间得知姐姐的死与captain有关,于是急忙寻找线索,结果被肖朗发现了身份。罗非认为小鹿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他渐渐怀疑狱中的那个captain是在装傻。这时罗非突然想到了密室杀人的作案手法,于是拉着秦小曼和小鹿重回到了肖朗家。在夏露娜家翻找时,他们发现夏露娜有个妹妹即将出国留学,于是准备用她妹妹要挟夏露娜。听完小鹿的讲述后,秦小曼准备将他逮捕。当年肖朗等人闯进夏露娜家时,小鹿就在躲在房间里,他亲眼看到姐姐被杀,所以恨透了肖朗等人。小鹿虽然杀了人,但他是为了救罗非,因此警方不会对他追究责任。

这时,罗非让小鹿再次破门而入,然后让他将刚刚消失的唱片带回警察局。

原来在数年之前,罗非和警察们就已经将captain和他的犯罪团伙一网打尽了,而且captain还因为脑部中枪,成了一个傻子。当他们找到警车时,小鹿已经死了,而且他在尸体旁边写下了captain的名字。正当罗非快从二楼栏杆上摔下来时,小鹿突然出现把曹叔从二楼推了下去,救下了罗非,而曹叔当场死亡。至此,贩毒团伙的所有成员都死了,案子也就无从调查。原来他小时候长的十分秀气,姐姐经常把他当女孩子一样打扮,姐弟两人关系很好。小鹿想利用罗非的智慧破解密码,提前截获肖朗的毒品,以此引诱captain主动联系他,所以才将罗非引入了这场局。说着罗非让小鹿走到房间外,然后重新还原了整个机关过程,屋内的秦小曼看后恍然大悟。罗非询问毒品的来源,曹叔说毒品一直都由captain提供,而且他根本不露面,每次都是用乐谱联系肖朗。可小鹿不甘心就这样被抓,罗非为了让小鹿死心,决定亲自带他去看望监狱里的captain。小鹿看到白发苍苍呆傻的captain终于放弃了执念,他主动自首,坐上了警车。罗非指正小鹿就是杀害肖朗等人的凶手,而他也是夏露娜的“妹妹”。

曹叔讲完故事后,趁罗非不注意逃走了,罗非急忙追赶,两人在剧场的二楼发生了打斗。当他长大后,他决定回来复仇。夏露娜为了保全妹妹拼死挣扎,被肖朗注射毒品毒死了。可小鹿并没有在房间内,本不该知道唱片在哪里,可他竟然一下就找到了唱片,因此暴露了身份。小鹿见案子已破,准备好好放松一下。肖朗想杀死小鹿灭口,却反被小鹿杀死了

本杰明和罗非相约打桌球,罗非一直心不在焉的回想captain的事情,他猜测captain可能已经康复,并且控制着一个秘密组织。叶常青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于是狡辩起来,可越说越错。探长听后恍然大悟,他立刻派人去搜查最近出现的马戏团。恰巧这时探长和罗非正在下棋,两人打赌,如果探长赢了罗非,罗非就帮他侦破前段时间大使夫人珠宝失窃的案件。罗非让本杰明对王太太的尸体进行了解剖,结果发现王太太在死之前服用了一种妓女使用的廉价避孕药。

叶常青在凶案现场给手下分析案情,他得意洋洋地宣布这是入室盗窃杀人案,罗非出现后立刻否认了他的观点,还指出现场的财务并没有丢失。从老板口中他们得知,昨天王太太开好房间后,曾有一名男人出现过,可他不到三分钟便离开了,罗非分析这个人并没有作案时间。他们猜测王太太这些年并没有去打麻将,而是利用这个时间去做暗娼。

秦小曼和罗非照例找王老板问话,怎料王老板性格很暴躁,没说几句就激动得要对他们动手。叶常青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先生,他猜测王先生是发现了这个事情才将妻子杀死的,而王先生此刻却突然脸色一变。

罗非和秦小曼仔细分析了死者的遗体,然后到酒店前台询问。

此时,罗非突然有一大胆的猜想,可能captain当初根本没有痴呆,他一直在装傻。

探长听完秦小曼的汇报后,准备派叶常青负责此案,秦小曼不服,立刻追问缘由。可探长的棋艺不精,他只能死缠烂打地让罗非帮忙,罗非便说出盗窃者是训练有素的鹦鹉。霍文斯为了验证罗非的猜想,特地去监狱给captain进行了细致的检查,可还是毫无收获。

保洁阿姨进屋收拾房间时,发现床上有一个女人惨死,吓得立刻报了警。经过多番寻找,罗非和秦小曼发现有家裁缝铺符合条件,打听后才得知原来王太太正是这家店的老板娘。罗非决定从王太太的旗袍方向下手,因为从王太太的配饰来看,她不可能拥有这件昂贵的旗袍。罗非见状将王太太的死讯告诉了王老板,还让他去警局认领尸体。罗非从裁缝铺的伙计口中得知王太太很喜欢打麻将,于是决定找她的牌搭子李太太聊聊。叶常青怀疑王先生就是杀人凶手,于是提审了他,还故意不让他睡觉。探长解释命案发生的地点在四马路,那样的地方不适合女人去,可秦小曼并不在乎,仍然积极争取。罗非听后十分兴奋,立刻起身前往凶案现场,秦小曼也跟了过去。叶常青听后觉得这笔买卖很划算,于是答应他和秦小曼加入破案团队。

王先生去警局认领尸体时激动地对警察动手,结果被关进了监狱。李太太透露王太太平时人很好,而王先生因为自己赚不到钱,经常喝酒打老婆,还常常喊着要杀死自己的老婆。最终他将罗非拉到一旁求情,希望罗非不要拆他的台,罗非解释他只是想参与破案,将来所有功劳都归叶常青。秦小曼叫来霍文斯帮忙解答罗非的疑惑,霍文斯和本杰明都认定captain是不可能康复的。秦小曼收到消息后立刻闯进探长办公室,向他禀报了此事。罗非不肯相信这个结果,非要硬闯监狱去看captain,结果被狱警拦了出来

秦小曼从睡梦中醒来,发现罗非就坐在旁边被吓了一跳。叶常青误以为自己已经抓到凶手,得意洋洋地和兄弟们喝酒。三人以为好日子即将到来,没想到齐妈却把她们带到了妓院。在探长的逼问下,叶常青只好说出实情。于是罗非找了个借口约孙祁雪到外面见面,询问三人的经历。秦小曼不忍心说出真相,破坏他们夫妻两的感情。罗非告诉她,王嘉德昨晚打伤警探,抢走配枪逃走了,两人决定赶回警局了解情况。

果然在罗非和秦小曼的配合下,两人找到了电话中“李太太”的家庭住址。见过孙祁雪和她的丈夫阿松,两人才发现阿松身患肺癌,而孙祁雪一直以做家教为借口,赚钱补贴家用。叶常青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说谎掩盖昨晚被袭的经过,可却被罗非拆穿了。而凶手此刻刚要离开,秦小曼见状急忙追了过去,凶手躲进了电影院。根据七姐的供词,暗娼集团的成员一共有三人,第三个人正是孙祁雪,罗非和秦小曼决定找她聊聊。幸好被路过的渔夫救了上来,还把她们送去了上海,三人便隐瞒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还遇到了心爱的人。可好景不长,迫于生计,三人不得已只好瞒着家人,走上了之前的老路。

秦小曼听后将赵绮梦和钱戚月受害的照片拿给孙祁雪看,让她提供一些线索,怎料孙祁雪看到照片后,立刻指出凶手就是齐妈,因为齐妈曾用刀划伤过一位姐妹的脸。这时本杰明送来了验尸报告,罗非看完后发现凶手是个左撇子,偏偏这个七姐左手只有两根手指,因此排除了嫌疑。而此时,罗非和秦小曼正坐火车前往苏州,寻找孙祁雪口中的那个妓院。罗非轻而易举地找到了混入人群的凶手,这个凶手竟然是个女人,名叫七姐。如今找到王嘉德寻回警枪才是重点,叶常青只好将案件交给罗非和秦小曼负责。

从王嘉德的口供中,罗非得知每周三和周五下午,总有一名李太太给赵绮梦打电话,约她去打牌,罗非猜测这个人就是暗娼联络人。叶常青的手下发现了王嘉德的踪迹,于是赶过去将他抓了起来。他决定从电话公司入手,查出打电话人的信息。

七姐说她在钱戚月家出现是为了收保护费,并没有杀人,可叶常青并不相信。

秦小曼打听到孙祁雪为人很好,丈夫是人民教师,她不相信孙祁雪会做暗娼。罗非心生一计,他给王嘉德家里安装了另一部电话。可电话公司每天的业务量巨大,他们无法查到电话是谁打的。这个李太太真名叫做钱戚月,也是一名风流的女子,当罗非和秦小曼赶到钱戚月家中时,他们发现钱戚月已经死了,作案手法和之前的凶案一模一样。

孙祁雪诉说了姐妹三人的悲惨经历,原来孙祁雪、钱戚月、赵绮梦三人是孤儿,从小在苏州的育婴堂长大,有天一位齐妈出现将她们领养了。当对方再次联系赵绮梦时,罗非便让秦小曼假装赵绮梦拖住对方,他电话公司查询对方地址。

三人从此沦为妓女,被齐妈欺辱,后来忍无可忍,三人决定写下遗书投河自尽。等孙祁雪走后,罗非判定她不是凶手,因为她不是左撇子

图文推荐